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页    存书签 下一页
够安心。

    “儿郎们,杀尽嬴姓王族”

    “杀”

    两万精锐怒吼 声震四野。

    这个时候,嬴河图双眸之中浮现一抹恐惧 他突然发现,相比于这支戎狄精锐 皇卫军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纵然他们拥有这个天下,最精良的兵器以及器械 但是他们缺少一个战必胜 攻必克的信念。

    “噗”

    冷兵器的战争 总是太过于残忍,这是鲜血与生命交织的长歌。

    刀光剑影,怒吼哀嚎,早已经交织在一起,这便是战争。

    战争就注定了要死人,死很多人。

    长枪之下,斩杀一员番和族人,嬴河图大喝,道“兄弟们,嬴将正在前来,杀”

    嬴河图清楚,在这个时候,能够提升大军士气,依旧让大军进行厮杀,只有靠嬴高的名讳,毕竟嬴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在所有士卒心中,嬴将出现就意味着胜利。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见到这一幕,嬴煌手中青铜长戈一举,仰天大吼“兄弟们,杀光眼前的这些杂碎,杀”

    这一刻,刺刀见红。

    双方之间,只有斩杀了对方,才能活着离开这里。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这一刻,所有的嬴姓儿郎纷纷怒吼,他们虽然没有太大的成就,但是他们有先祖打下来的荣耀,仿佛在此时,在他们的血脉之中苏醒。

    “嬴将,要出手么”

    王虎虎目之中掠过一抹杀机,这一抹杀机不光是对于番和部落,同样的也是对于嬴河图等人,对于他而言,任何人只要是与嬴高为敌,那便是他必杀之人。

    “救人,将番和部落的青壮全部留在这里吧,这焉支山太过于荒凉,需要人血尸骨作为肥料,来年才能生长出肥美的牧草”

    望着焉支山,嬴高眼中掠过一抹回忆的色彩,他曾经来过这里,只不过是那一世,他曾在这里与一群人来过。

    眼中的追忆之色逐渐消失,嬴高开口声音不大,但是也恰好让王虎听见“竖旗”

    “诺。”

    点头答应一声,王虎大喝一声“嬴将有令竖蟒雀吞龙旗,杀”

    “杀”

    这一刻,大军士气徒然大变,滚滚杀机冲天而起。

    在他们的身上,有百战余生的煞气散出,看到这一幕,嬴高眼底浮现出一抹惊喜,他不得不承认,王虎是一个练兵的好手。

    “隆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