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章    存书签 下一页
    话说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5月31日,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率领英法俄德日美意奥八国联军几千人,坐火车向天津城杀来,保卫天津紫竹林租界各国的侨民,逼清朝廷派兵镇压义和团。

    6月7日,各国军舰突然杀气腾腾地开到大沽口海面,舰炮瞄准大沽口炮台,对清军公然进行威胁

    “大哥,洋鬼子的舰队已经劈波斩浪开到了大沽口,八国联军兵临城下,我们舰队现在是不是瞄准这些洋鬼子军舰”杨五突然风风火火地跑进了勋龄的办公室,向勋龄拱手禀告道。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 换源神器 书源多,书籍全,

    “杨五,我们去旗舰海容舰,找叶军门”勋龄火冒三丈,勃然作色,拉着杨五出了办公室

    “勋龄,朝廷命令我北洋海军在大沽口的全部军舰,都不许开第一炮”叶祖圭目视着勋龄与杨五、萨镇冰等人,眼睛瞪得通红,痛心疾首又哭笑不得。

    “叶军门昔日我们都在黄海参加了与日本倭寇决战的黄海海战,我们都应该知道,海军不但保卫着国家的海岸线,而且与敌人争夺海权,现在守大沽口炮台的都是陆军,如若八国舰队进攻大沽口炮台,我们北洋海军不开炮保卫炮台,大沽口炮台必定被八国舰队攻陷”勋龄忐忑不安,向叶祖圭拱手,意味深长,郑重其事地劝说道。

    “勋龄,八国舰队兵临城下,不是本军门不敢命令抵抗,甲午年,朝廷十几年呕心沥血建立的北洋海军在威海刘公岛全军覆灭,这几年,皇上指挥我们在大沽口不遗余力地重建北洋海军,海容、海筹、海圻,我们兄弟使尽九牛二虎之力,呕心沥血,披荆斩棘,李中堂与丁军门十几年的惨淡经营,终于在天津储蓄了这最后一点点的北洋海军军舰家当,我们不能再与洋鬼子拼,终全部都拼没了”叶祖圭也急红了眼,凝视着勋龄,对勋龄心如刀割,悲愤万分道。

    “叶军门,慈禧那个老太婆在京城快把大清国都给玩没了大清亡了,我们北洋海军都活着有何用”勋龄目光如炬,怒视着北洋海军提督叶祖圭。

    “大哥,天津廊坊军报? 西摩尔八国联军坐火车增援天津租界? 被义和团包围在天津廊坊的车站”就在这时? 飞云跑进了衙门,向勋龄禀告道。

    勋龄思虑再三,沉吟片刻,向叶祖圭拱手,掷地有声道“军门,虽然朝廷下旨海军不许开炮,但是我们海军陆战队上陆地打洋鬼子,就都不是忤逆了吧”

    “勋龄,你所言极是”北洋海军提督叶祖圭凝视着勋龄? 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