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页    存书签 下一页

    “大哥,刚开打咱们就看不见了,这是吉兆还是凶兆”一号炮手吴胖子痴痴呆呆地大声问道。

    “没办法,黑火药就这劲儿。”柳子摇摇头。“天妃娘娘保佑”吴胖子祈祷道。

    “轰”惊天动地的爆炸,震得整个定远甲板上下乱晃,柳子和吴胖子都被弹上了半空。“飞桥中炮了”水勇们飞快涌上飞桥,处理善后,刺鼻的气味带着橘黄色的火焰四处猖獗。“时间,分”松岛320毫米主炮发射第一弹,这一炮异常剧烈,震得松岛四下晃荡,却意外命中定远飞桥,顺带打坏了北洋舰队的信号装置。“丁军们士兵们在废墟中乱七八糟地呼喊。丁汝昌拖着伤腿和断膀子直着嗓子喊道我没事,快让刘总兵接替智慧”刘步蟾二话没说,上了舰桥,而同样受伤的德国顾问汉纳根此时竖起了大拇指。

    此时中日军舰相距两千三百米,双方开始近距离猛烈交火,一时间,火光四射,声若惊雷,日军第一游击队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的三十余门速射炮平均一分钟射击五到六发炮弹,合起来一分钟就有180发炮弹砸向北洋水师右翼的超勇、扬威。分,超勇、扬威腾起巨大火球,但是扬威230毫米的主炮仍旧击中了吉野甲板,引起弹药大爆炸,吉野立时战死两人,炸伤六人。此时,定远舰上的主炮塔,正在清扫障碍。飞桥砸下来的废铁,让柳子和吴胖子、三伢子等人忙了好一阵子。柳子揉揉眼睛,发现眼前的三伢子穿着红色号衣,不禁吃了一惊”三伢子,你不在乐童队里好好吹喇叭,到这干嘛“三伢子一脸无辜”大哥,刘军门有令,让我们上来帮忙“”你们能干什么,快帮我打扫甲板“柳子挥动着扫帚,大声命令道。”刘军门,敌舰比睿被咱们包围了“枪炮大副沈寿堃向刘步蟾报告道。”撤出距离,主炮射击“刘步蟾二话不说,向传令兵发话道。北洋水师现在正形成一个中间突出的人字型阵势,一举截断了日本第一游击队和本队的阵型,时速只有13节的三桅装甲舰比睿,由于跟不上大队,被北洋诸舰逮个正着。经远、来远和定远的炮弹倾泻而下。

    比睿脱离日本联合舰队本队,遭到北洋三舰包围。“逼近比睿,鱼雷发射管准备发射鱼雷”经远管带林永升赶紧发令。来远、定远,已经迎面冲来。

    “砰砰砰”比睿侧舷机关炮连续不停发射炮弹,一时间弹雨纷飞。经远侧舷上开始出现红色号衣的海军陆战队。

    “吴胖子,不要忘呆,赶紧的”柳子递上一口水壶,让吴胖子润润嗓子。分,比睿躲过经远近距离鱼雷,冒死从北洋各舰缝隙突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