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章    存书签 下一页
    身子骤然被禁锢住,池漾蹙眉,下意识的挣了挣。

    顾叙年揽紧她,轻声道:“是我。”

    嗓音低低沉沉的,声线清冽,语调温和,有些熟悉。

    池漾抬起头愣愣的看向他,朦胧的双眸染了一层雾气,一脸茫然。

    待看清是谁,她立马笑开,反手抱住他的腰,“阿叙。”

    顾叙年“嗯”了声,指腹摩挲着她发烫的脸颊,“喝醉了?”

    池漾眨了眨眼睛,想说没有,但大脑又昏昏沉沉的,她有些气弱道:“应该没有。”

    看她迷迷糊糊的样子,顾叙年好气又好笑。

    他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她,然后弯下腰将人打横抱起,随意的跟沉澈他们打了个招呼:“先走了。”

    语毕,抱紧怀里的人径直离开。

    *

    池漾酒品很好,上车后就老实的坐在副驾,只是迷瞪瞪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了酒店,顾叙年泊好车,再一次拦腰将人抱起来,脚步沉稳地走进电梯。

    电梯门刚合上,一路上都安安静静的池漾,突然在他怀里动了动,仰头啃了一口他的喉结。

    顾叙年一顿,眼神暗了暗,垂眸看她,漆黑的瞳眸里带着询问。

    池漾却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一幅懵懵懂懂的模样,显然是没明白他要传递的意思。

    但顾叙年却读懂了她眸子里的疑惑。

    与她对视了一会儿,他败下阵来,无奈的轻叹了声,低头吻了吻她的鼻尖,“傻瓜。”

    温热的气息落在脸颊上,有些痒。

    她反应有些迟钝,后知后觉才皱了皱鼻子,转而埋进他怀里蹭了蹭,小声嘟囔:“我才不是。”

    两人离得近,顾叙年听清了她这句嘀咕。

    他轻笑了声,停在一扇门前将人放下,长臂紧箍住她的腰,从口袋掏出酒店IC卡刷开房门,半搂着她进入房间,走到床边坐下,“好,你不是,那可以自己洗澡吗?”

    喝醉后的池漾,多了几分罕见的娇憨。

    她煞有其事的思考了一下,而后看着他,缓缓的摇了摇头:“不可以。”

    闻声,顾叙年眸色陡然沉了几分,喉结滚了滚,若有所思的凝视着她。

    池漾被他看得有点心虚,状似不经意的错开视线,垂眸不发一语。

    “酒是什么时候醒的?”声音低沉,听不出情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