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页    存书签 下一页
,有些沙哑,隐含着一丝疲倦。

    池漾“嗯”了一声,敏感的听到他那头细微的动静,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心里估算了一下,“都快十一点了,还没回家?”

    顾叙年抬眸,漫不经心的扫了眼,会议桌两侧的众人立马噤若寒蝉,默默的挺直了腰杆。

    “回家了,在书房开视频会议。”

    听着自家老板语调温柔的胡说八道,下头的一干员工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池漾不信,稍稍提高了音量反问:“真的?”

    他哑然失笑,单手撑着额,清了清嗓子,无奈坦白:“还在公司加班,抱歉漾漾,我不该骗你。”

    闻声,她抿直唇角,沉默了一会,叹息道:“阿叙,不要让我担心。”

    顾叙年微怔。

    停顿了几秒,终究还是妥协了,摆了摆手,语气清淡道:“散会吧。”

    几乎是他在下达命令的下一刻,所有人都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全都不约而同的轻手轻脚收拾好东西,推开会议室的大门,陆续的消失门口。

    “现在满意了?”

    池漾哼了声,皱了皱鼻子,娇嗔:“关心你还不乐意?”

    “怎么会。”顾叙年弯了弯唇,故意微压低了声音,微扬了扬尾音,似是在笑,“求之不得。”

    “那还差不多。”

    说着,她转头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再一次暗自赞叹,“顾叙年,等以后我们有时间了,一起来巴黎玩好不好?”

    顾叙年双腿微微使力,转动老板椅,面对落地窗,看向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竭力压抑着心中的想念与冲动,哑声回她:“好,都依你。”

    池漾抿唇笑出声,絮絮叨叨的跟他说着,直到刷了房卡进房间,互相道了声晚安,意犹未尽的挂断了电话。

    *

    翌日。

    池漾补足了睡眠,在某人微信视频的监督下吃了点东西,才收拾比赛工具跟着基恩入住到了主办方特定的房间。

    艾特杯的总决赛是采取公开直播的方式,设计期限为叁天,每位选手都单独拥有一个装了摄像头的房间。

    据基恩所说,这届比赛的人数,是艾特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足足筛选出了十七个人。

    池漾听了倒没有太意外。

    叁年前她澄清抄袭事件之后,挺多设计师也因此而纷纷退赛,这次不少人卷土重来很正常。

    恋恋不舍的给顾叙年发了几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