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页    存书签 下一页
说明在江南集团眼里,你段位还不够啊。这对那些整日里在自个的一亩三分地上,吹嘘自己手眼通天,跺跺脚江南都能摇三摇的狗大户们来说,无疑是一记沉重的打击。

    想想吧,日后再吹牛欢喜,人家丢出一句,你这么能,咋江南集团都不请你呢

    直接绝杀

    是以江南集团本打算只请两三百位比较重要的宾客,可架不住乌央乌央的狗大户派人来打听,能不能也邀请自家主人参加他们甚至可以出一千两银子的高价买一张请柬。

    集团董事们更是不胜其扰,请托的讨人情的络绎不绝。就连昆山县衙的门子俞闷,都成了抢手的香饽饽,办公室里也就是门房里,整天坐满了讨请帖的人。

    俞闷这个郁闷啊,你说我个看大门的,上哪去给你们搞请帖呢

    但人家造打听到他哥是江南集团的董秘,就觉得他肯定能搞到。便排着队请他吃花酒上青楼游花船,俞闷十动然拒,十分感动,然后统统来者不拒。至于完事儿后,他跟他哥说没说,说了管不管用,那可不敢打包票

    要不人家怎么说,再好的人当上几年门子都脏心烂肺呢。不过话说回来,不脏心烂肺也当不上这门政大爷啊。

    结果在各方面共同努力下,请柬数量一再膨胀,最后到腊八截止日那天,一共发出去两千三百余份。

    就这还有好些人没搞到,只能到时候厚着脸来蹭个红毯,假装自己是来宾了。

    除了缙绅富商名流之外,各道府县长官也收到了江南集团的请柬。虽然碍于规矩,不能擅离职守,但都派出佐贰作为官府代表,师爷作为私人代表,精心准备了厚礼前来道贺。

    苏州府的官员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因为他们年底本来就要到府城述职,顺便走动一番,自然一个不落全都会到场。

    长官全来的还有松江府,衷贞吉能保住知府之位,全靠江南集团襄助,这种时候自然要来站台的。再说他手下统共只有两个县,两个知县还都是赵二爷的同年,三人一合计,便找了协商黄浦工程的借口,一起来了苏州城。

    十五这日,天公作美。晴空万里,无风无云。

    苏州城今日万人空巷,老百姓全都跑到阊门外来看热闹,把个七里山塘街挤了个水泄不通,就连山塘河对岸、房顶上都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幸好吴县知县杨丞麟早有预料,在典礼会场外设置了栅栏,只放拿请帖的宾客入场,不然摆满集团大楼外的那些鲜花,还有鲜花丛中的红毯,非得让看热闹的百姓给踩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