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章    存书签 下一页
    “哦,对了。”爷俩聊完赵锦的事情,赵守正才忽然一拍脑袋,对坐在一旁嗑瓜子的禧娃道“你爹信上还说,朝廷因他兴建贵阳之功,许其荫一子为锦衣卫百户,你爹准备让你上。”

    “哦。”禧娃却毫无波澜的继续嗑他的西瓜子,然后吐出一串瓜子皮道“算了吧叔爷,我还想多活两年,还是让我大哥当吧。”

    “你大哥是要读书考科举的。”赵立本翻翻白眼道“过了年会来书院上学,用不着你爹操心。”

    “反正我不去,谁爱去谁去,打死我也不离开我叔。”禧娃撇撇嘴,毫不动摇道“只有在我叔身边,我才能不走霉运。要是离开我叔,弄不好没到北京我就先完蛋”

    “你这是迷信。”赵守正瞪眼道“要相信科学,反对迷信”

    “科学还不是我叔说什么是什么吗”禧娃嘟囔道。

    “你倒说句话啊。”赵守正看一眼赵昊“他都是大九卿的公子了,怎么能整天给你跑腿呢”

    “巡抚公子能跑腿,寺卿的公子怎么就不能”禧娃郁闷道“再说也没人信我爹是赵锦”

    “算了,由他吧。”拧不过老爹,赵昊只好开口道“不过禧娃啊,你也不能老在我身边转悠。明年海警学校开学,我准备送你去锻炼锻炼。”

    “叔,你这是由我吗”禧娃哭丧着脸道“那我还是去北京吧”

    “我没逼你吧”赵昊笑问道“没逼的话你就笑一个。”

    “没,我自愿的。”禧娃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呃”赵二爷不由傻眼,怎么自己苦口婆心劝半天都没有,赵昊一说要送他去什么海警学校,这小子立马就怂了呢“怎么,你又不怕走霉运了”

    “怕,当然怕,可我更怕童主任啊”想起那粗大的棍子,禧娃不由菊花一紧,两股战战。

    赵公子又在家里开开心心拱了几天白菜。腊月十四这天,终于在白菜们的催促下,不情不愿的起身前往苏州,参加腊月十五日的江南集团总部落成典礼。

    这场轰动江南的盛事,吸引了江南十府,还有徽州、广德州、池州府、宁国府等南直州府,乃至浙江的绍兴宁波台州等各府的头面人物纷纷前来道贺。

    提前两天,苏州城的高档客栈就没了空房,好些后来的宾客找不到住处,只好到青楼花船上凑合凑合了。

    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冬天整个江南的缙绅富商,都在巴巴盼着一张江南集团的邀请函。

    倘若没有接到那张绣着金锚的深蓝色缎面请柬,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