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页    存书签 下一页
   于是林润便邀请赵立本一同上路,老爷子嘴上说这不好吧,心里却很受用。巡抚大人的排场,那可是花钱都买不到的。

    然后赵立本便在叶氏的陪伴下,跟随林润踏上了南下广东之路。

    但老爷子万没想到,林润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居然选择则走海路南下,白白放弃了诸多沿途官员高接远送的机会从京师到广州,就算不是最长的上任路线,也是经过省州县最多,油水最丰厚的路线了。

    以林润封疆大吏的级别,又是高相公跟前儿的红人,他过境之处,所有官员都会奉上一份丰后的程仪的,就连总督巡抚布政使,也一个都少不了。

    少说能收几百份程仪,起码几万两银子啊就这么白白不要了,赵立本都恨不得替他去收了。

    偶尔靠岸补给时,林润依然会一概谢绝海防官员的款待,更不收他们的程敬,每天除了赶路就是赶路,结果只用了一个月就从北京赶到了广州

    要不是一路乘船,赵立本的骨头都能折腾散架。

    就这也把老爷子折腾的够呛,因为他晕船啊

    昆山县衙天井里。

    赵昊父子畅想了一番老爷子一路上的风光,赵守正才想起什么似的,一拍额头道

    “哦对了,前天老侄子来信了。”

    赵昊愣一下,才意识到父亲指的是自己老哥哥赵锦。

    说起来,赵锦到贵州巡抚任上,已经整整两年了。两年间可谓政绩斐然,大放异彩。

    他按照与赵昊商定的方针,对当地土司恩威并施,又把工作重点放在为贵州建设省会上。结果两年来,土司无不敬服,贵州面貌一新之前贵州连个省会都没有,还是赵中丞筑起的贵阳城,这变化能不大吗

    顺利在贵州站稳脚跟后,赵锦对赵昊这个小老弟却愈加佩服,因为事实证明他帮自己定的路线,一点都没错

    赵中丞不知道,那是因为这路线本就是他走出来的啊只是被某个脏心烂肺的少年,提前讲了出来而已。

    所以高拱一复出,赵锦马上按赵昊的计划,上了为长治久安请改土归流疏,参考前任的推行方针,写了一篇洋洋洒洒数千言,充满真知灼见的奏疏,请求在贵州试行改土归流,然后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此议一出,果然在朝堂引起轩然大波,江南一系的官员们便大肆为他鼓与呼,一时间大有改土归流势在必行的架势。

    谁知就在此时,大理寺卿顾存仁致仕,廷议推举赵锦为新任大理寺卿,命其立即进京赴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