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语速:
2x
3x
4x
5x
上一章    存书签 下一页
    “贷款修河,收费还贷”海瑞闻言错愕片刻,旋即摇头笑道“你小子,总能给我整出点儿新花样。”

    以海公的聪明才智,当然一听就明白这里头的门道河道除了可以泄洪引水,还是极好的运输通道。江南集团先借钱给官府把河道修好,然后官府授权他们设卡收费来抵债。这一模式十分简单易懂,一点都不高深。但第一个想到这法子的,却是不折不扣的天才。

    牛佥事牛默罔已经好几章没台词了,赶紧附和道“赵公子的点子层出不穷,真是旷世奇才啊。”

    “别那么说,”赵公子笑眯眯的喝一口茶,谦虚道“我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这确实是个思路,。”海瑞无视他习惯性的口嗨,仔细寻思一会儿道“官府先借钱修河,然后用河道未来的收入还贷,按说也很合理。”

    说完顿一下,他抬头定定看向赵昊道“但万一你们搞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那一套,收取高额的过路费怎么办”

    “哈哈哈,中丞大可放心。”赵昊摇摇头,朗声笑道“江南集团永远不会做那种竭泽而渔的蠢事。”

    顿一下,他一脸坦荡道“事实上,我们想要河道收费权,不是为了收费,而是为了少收费。”

    “为了少收费”海瑞三人一愣。

    “是的。海公在淳安时整顿过苛捐杂税,应该最清楚虽然朝廷,没有给各县收过境税的权力,但雁过拔毛的陋习却积弊已久。凡过境商旅货物,巡检司要抽分、河泊所要收船料;还有那些闸官坝官但凡能把手伸到江河上来的,无不对过闸的商船和民船勒索银两。”

    “虽然每一伙人收的都不多,但架不住伸手的人多。货船从芜湖走芜申运河到上海,往往一程下来,所交税费陋规甚至超过了货物本身的价值,严重阻碍了江南商业的发展。”赵昊一脸痛心道

    “要是这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就罢了。但偏偏全被人中饱私囊了,于国于民又有何益”

    说完他两手一摊道“既然如此,中丞还不如把收费权打包给我们。我们可以保证,在河道养护费用之外,每年只收回贷款的百分之一即可。这样平均每条河道每年收不到两千两银子,中丞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真的”海瑞有些难以置信道“这点银子能干什么”

    “赚个人工费吧。”赵昊洒然一笑道“还是那句话,我们要的是流通,要让商品顺畅的在江南流动,这对江南集团来说,就是最有价值的至于江南银行的损失,中丞不必担心,集团会给予补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